当前位置:无极小说-无极文学网>书库>都市青春>婚后被大佬惯坏了> 第789章 照顾他,把自己也照顾进去了?(2更)

第789章 照顾他,把自己也照顾进去了?(2更)

    唐菀瞧着名字,倒也好听,寓意也很好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不错啊,观海听澜,很大气。”唐菀反复打量着名字,“我还以为按照小姨父的寻常的行事风格,可能会取什么钢铁、建国、爱华、铁蛋儿一类的。”

    沈疏词被她逗得一笑,“他在你心里,就是这样的审美?”

    “他有审美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姨父这名字取的不错啊,反正名字都定了,怎么还那么生气?”唐菀本就有些怵霍峥,听他发脾气,连说话都变得细声细气。

    “他离开前,大家还一起商量过孩子的名字,当时两边都还是很客气,他就说了一句,既然大家都这么客气,要不名字我来取吧。”

    “爸妈都以为他不喜欢互相客套的气氛,有些烦了,故意想终结这个话题,当时父亲还打趣他,说让他取,看他能想出什么好名字,结果……”

    “他真的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是鞭长莫及,打不着骂不到,所以父亲才有些气恼。”

    唐菀强忍着笑意,她几乎可以想见,当时霍钦岐说自己取名字的时候,是多么严肃认真,只是没人把他当回事……

    在家照顾了这么久的孩子,一直被人嫌弃,结果人走了,还干了票大的。

    真不愧说霍爷。

    通过取名字也看得出来,霍钦岐对孩子是上了心,也是对他寄予厚望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原本非常好听的名字,小意外每次听沈疏词喊他“听澜”,还总是会给出点反应。

    只是江承嗣过来后,事情就有些不对味儿了。

    他是准备来霍家讨几罐青梅酒,拿回去孝顺准岳父的。

    听说小意外的名字,夸了好听之后,就开始“澜澜”的叫了起来,连带着霍然也跟着一起喊,就是江江、陶陶瞧见小意外,也是称呼澜澜。

    江江、陶陶本就比小意外低了辈分,长大后,自然不会喊长辈小名,只是这种呢称却偶尔还会从江承嗣或者祁则衍口中蹦出来。

    这让霍钦岐有些头疼。

    为了取名字,他翻阅过很多资料,虽然霍家军功彪炳,他却并不愿意儿子入伍参军,自己吃过这份苦,便不想让他遭这份罪。

    取名字的时候,他特意选了大气,却又偏斯文儒气的名字。

    结果被江承嗣带歪了,不知道的,还以为他们家生了个女娃娃。

    **

    江承嗣此时倒是没想太多,从霍家拿了酒,就开车直奔关东司家,他在江锦上手下已经学习了一段时间,司屿山扭伤的腰也好得差不多了,便兑现承诺,准备带他做生意。

    有些事要交代他,便让他到家里吃顿饭,江承嗣这才特意从霍家讨了酒水。

    听说他要去司家吃饭,老太太又是千叮万嘱,让他好好表现。

    江承嗣原本以为司家只有三口人在,当他到了客厅时,才傻了眼。

    司屿山近来因为腰伤,足不出户,许多公务都是在家处理,此时司家的客厅,坐了七八个年龄不等的男男女女,不过年纪看年纪,都有四十上下,全都正经严肃,一看就知道,全都是可以独挡一面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给大家介绍一下,这是江承嗣,筱筱的男朋友。”司屿山此时还认为江承嗣不符合他择婿的标准,却还是把他介绍给了自己骨干下属。

    两个孩子感情稳定,司屿山自然是想扶他上去的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这些下属面面相觑,心里却泛起了嘀咕:

    “不是说先生不太喜欢四爷?居然要亲自带着他?”

    “主要是介绍给我们认识,这就等于变相得告诉我们,他是真心要扶四爷上位的,让我们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他和小姐都没订婚,先生就让他跟着自己,参与大事决策,总觉得不太稳妥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啊,这件事是八九不离十了,最起码说明,现在他和小姐感情很稳定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外界对司屿山带着江承嗣的事,议论很多,大部分都是觉得很不妥,毕竟他们还不是一家人,就算司清筱嫁给了他,这女婿霸占公司,挤走老丈人的事也屡见不鲜。

    都觉得司屿山此举太过冒险。

    就连江承嗣都问过他,“您就不怕我出卖公司机密?”

    司屿山反问:“你会吗?”

    江承嗣摇头。

    “首先,我肯带着你,自然是相信你,你的基础已经打得很不错了,缺的就是实践,况且我既然肯把一些事透露给你,自然也不怕你泄露什么出去。”司屿山语气有些轻狂。

    浸淫商场多年,凡事都会给自己留个后手。

    生意场上,波云诡谲,又岂是江承嗣一个小菜鸟,就能轻易搅动风云的。

    司屿山教他做生意,除却是信任他,也是对自己足够自信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,江承嗣整天跟着司屿山屁股后面转,京圈都说,江承嗣是要讨好司家,去他们家入赘,做上门女婿的。

    好似是讥嘲,私底下不知多少人羡慕他有这样的机会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以为江承嗣跟着司屿山,肯定是吃香的喝辣的,就连祁则衍都和他说:

    “苟富贵啊……勿相忘啊,兄弟!”

    “我不求跟着你一起吃肉,给我喝口肉汤总行吧,我可是要结婚,养媳妇儿赚奶粉钱的。”

    谁知道,江承嗣刚跟着司屿山的时候,每天几乎只能睡两三个小时,别说吃肉了,连每天吃饭都是挤时间的,就更加没空陪司清筱了。

    司清筱偶尔也会给他送爱心午饭,司屿山自然也有一份。

    原本还想趁着午休这点时间,跟自己女朋友亲近一下,结果司屿山就坐在两人对面,一边吃东西,还一边看着他们:

    “现在是休息时间,你们不用理我,该干嘛就干嘛。”

    司清筱悻悻一笑,而江承嗣则尴尬到脚趾抠地,您这尊大佛坐在那里,他们能干什么啊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吃了饭,江承嗣准备借着送她离开,和她独处一会儿,司屿山却直接说:

    “公司里到处都有监控,没有死角,你们注意点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江承嗣之前刚喝了口肉汤,还一直暗戳戳想着更进一步,现在别说进一步,就连拉拉小手都困难。

    “下周你要请假?”司屿山看了他一眼,“觉得最近工作强度太大了?”

    “不是,下周四是我哥的忌日,全家人会一起去祭扫,所以……”江承嗣就直接告诉他了。

    司屿山愣了半秒,“那你就多放两天假,正好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叔叔。”

    **

    司屿山回家后,特意和司清筱说了这件事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只是他以为我不懂。”司清筱直言。

    “忌日那两天,你去陪陪他。”司屿山从来都不是个铁石心肠的人。

    “谢谢爸。”司清筱原本也想去陪他,父亲既然开了口,那自然更好。

    “承嗣这孩子虽然没学过做生意,倒是个好苗子,还不错,最近耽误你们,你们也没约过会,就当补偿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“爸,您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好。”司清筱受宠若惊。

    “我每天下班回来,你就顶着一张怨妇脸冲着我,我哪儿受得了啊。”司屿山想想都觉得无奈。

    司清筱很小的时候,每逢他下班听到车上,总会第一时间出来迎接他,没想到等她长大,再次迎接自己,眼神充满了哀怨,好像他是什么黑心的资本家,故意压榨江承嗣。

    司清筱告诉江承嗣说会陪他,某人自然是高兴的,说想把她介绍给自己的大哥。

    这就是想带她一起去祭扫,司清筱清楚这个大哥在他心底的分量,自然点头同意。

    往年每日祭扫结束,大家都会约着一起喝酒,以前是担心江承嗣,所以大家不约而同选择那天晚上相聚陪他,久而久之,也就成了保留节目。

    今年不一样,江承嗣会带着司清筱一起去,就算是把她正式给所有的朋友。

    司清筱前一天就和父母打了招呼,说晚上可能会回来得特别迟。

    司屿山夫妻俩想着,这毕竟是江承嗣大哥的忌日,几个孩子再一起喝酒排遣,想想也挺可怜,还叮嘱她:“让承嗣少喝点酒,照顾好他。”

    结果这一照顾,把自己也给照顾进去了——

上一章目录+书签下一章